-手心里剩下的温度

他记得她的身体总是带点冰凉。

那次陈睡说起时,她只是笑着说,那是因为你实在太温暖了。

陈睡回想起来,也许是贪恋着自己的温度,她的确是喜欢靠着自己的。

他以为自己从不会讨厌像她身体这般的冰凉。

直至现在,手中只能感受到刀的温度。

冷得彻骨。

 

-差点说出口的话

 

江晗君一次又一次回忆起自己靠在邱惟年肩头睡着后醒过来的情景。

她无法使这不守常规而胡乱跳动的心脏冷静下来,也无法控制住自己双颊处与往常不同的温度。

哪怕邱惟年现在并非在自己面前,她也对这一切无能为力。

当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对正在撑着伞,打算送自己回家的邱惟年坦白自己的心声时,他一手搭上她肩膀,将她拉近自己身旁。

“看路,有车呢。”他也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着,一边放开了手。

接下来又是一路无言。附和着雨点的滴答声的,是只有江晗君自己能听到的,那越发急促的心跳声。

 

-遥不可及的距离

 

于是他连同自我一起撕毁,可一切都不过是徒劳。

他知道自己是永远不能取代任何一个人的,就算是他一样。

所以呢?

他无数次在心里度量着与他之间的距离,无数次强迫着自己将一切做到尽善尽美,无数次期待着自己能够做到与他同样的事情。

现如今待他终于不再逃避现实,才发现支撑着自己的荒诞已经不复存在。

 

-空房间

 

世界上那个她曾经生活过的房间早已不复存在。

就连留给她的空位也没有。

不要紧。

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的心里,永远会有。

会有那个为她腾出来的那个房间。

 

-望着你的方向

 

擦去了眼角的泪水,抬头看向一如既往的天空。

就算少了谁也依旧不会改变的天空。

我能够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什么啊。

为什么无论如何。

仍然看不到你的身影呢。

 

-走过熟悉的街头

 

端起手中的咖啡,扑面而来的热气温暖着脸庞。

一再来到这里。

只是想再寻觅仅剩的,

过去她留在这里的气息。

 

-人群中隐约有熟悉的声音

 

人潮密集拥挤。

头顶上繁星熠熠生光。

他猛然地回头去看。

却见不到熟悉的那个轮廓。

 

-无人回复的留言

 

他将那扇被开得过大的玻璃窗轻轻拉上,

将脸靠近直到头顶贴着玻璃。

保持着这样将手机拿出。

打开以前每天不断打开查看的那个软件,

翻看突然断了在自己这边的对话。

有什么东西滴落模糊了那边的头像。

 

-似曾相识的场景

 

他趴在窗台向外看去,

想起他们的笑容在阳光下仿佛耀眼得恍惚。

今天却只剩风卷起轻薄的尘埃,

在强光中漂浮。

 

-讲给别人听

 

合上被记满了并不是十分好看的字体的日记本,

他笑,不知道是开心还是落寞。

深吸了一口气后说着。

“我来给你们讲一个,并不有趣的故事吧。”

 

-假如你从未离去

 

回到一个人的房间,靠着墙壁沉默着坐下。

从背后渗入身心的凉意,从窗外跑不进来的繁嚣。

他张开嘴巴想说话,最后还是闭紧不言。

拿出手机来打开电话簿,显示的只有与平常无不同的个个名字。

可能说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题目是微博里#你已离去30题#里的一部分!?随便挑了几个来写写【【

评论
© 边缘热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