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短打

若这刻所有时间都将要暂停。

 

1.

他跨过那条红色的界限,对不知在何处的意识伸出手。

“如果这也算是向前迈向一步的话。”那么我如她所愿,往前方走好了。

 

2.

手机轻震,他特意为她而设置的手机铃声在不同以往的空间中响着。

是她最喜欢的那首歌。

顾奕把手伸进口袋里,一声不吭。

结束了通话。

 

3.

迟光从来就是那样的人。

她飘忽不定,但总是能看透别人无法明了的事情。

就像她一句话将邱惟年的心说透了一样。

 

4.

他半夜惊醒,把手抚上额心。

冰冷的感觉反而让他无法冷静下来。

脑海中曾经一再闪现的画面也已经开始模糊。

她那天的温度却仍然让他刻骨铭心。

同此刻额头所感到的冰冷没有区别。

 

5.

“反正这个世界会怎样都与你无关,你何必要做这种苦差事呢?”

邱惟年对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我有要找的人。”对方有些含糊地回答。

“我需要从她那里寻回某些属于我的东西。”

 

6.

想起那天晚上他询问自己的那个问题,邱惟年不禁有些担心。

“你最近没有在做什么危险的事吧。”陈睡用那双很少将自己内心透露出来的红瞳看着自己问道。

搪塞地回答着当然没有之后,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

也许他知道了什么也说不定。

 

7.

对方把刀从鞘中抽出,在他身后的街灯光照下闪着异常的光辉。

“你——”面前不凭借“面”的力量就出现在眼前的人无疑不同寻常。

似乎他也并不打算多说。

在话未完时,刀便已经斩下。

由始至终都不曾言语的那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小块方巾,将干净如初的刀身擦拭后收刀回鞘。

无声无息地离开。

 

8.

在梦中遇到没有见过的少女。

醒来后只记得自己看见对方用唇语说着什么。

邱惟年揉揉因为睡觉而有些乱的头发。

话的内容倒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9.

就连顾奕也已经遇见过他了。

邱惟年无奈地叹着气。

自己却从来没有见到过那个孤身一人的

“赤瞳的第九人”

虽然有些害怕,果然,还是有些好奇。

 

10.

“这次的作战就是以上,不用再确认了吧。”邱惟年戴上耳机,向一旁穿着蓝色系外套的同伴询问着。

“有时候我觉得你还挺啰嗦的。”顾奕把帽檐摆正,满是一副无奈的表情。

“哈哈哈哈。”

“傅骁你别跟着起哄!?说起来顾奕难道不是你比我更啰嗦吗!”


评论
© 边缘热带 | Powered by LOFTER